Return to site

张涛:装裱行里的良工圣手,哈雷圈里的逍遥骑士

有个品牌叫做你

——张涛,中国书画装裱师

▲ 张涛

张涛

中国书画装裱师

篆刻师

哈雷爱好者

致敬传统—手工装裱

张涛,字天凡,号三寿翁、半石堂主。 从事中国书画传统手工装裱技艺,师从故宫博物院装裱修复专家、中国古书画装裱修复文化遗产传承人——张旭光先生。

▲ 张涛在介绍他的师父

不满18岁学艺,22岁创建独立工作室,至今,在装裱修复‘的行业中张涛已走过逾30年的历程。

常言道,三分书画,七分裱。 乍听起来此话似乎有些过头,但事实上颇具道理,一幅书画作品,不管多好,如果装裱色彩和做工有瑕疵,那这幅作品会立即逊色很多,品鉴专家对其价值评估也会大打折扣。 所以装裱师的技能非常重要。

▲ 张涛的工作室

▲ 工作中的张涛

▲ 工作中的张涛

传统手工装裱工艺流程非常复杂,非有三年以上持之不断的学艺是很难出徒的,而囫囵把流程掌握后,还需很长的时间、大量的实践、勤于思考方能参透师父曾经的各种嘱告与要求,到这个阶段的装裱师可以称为能手,至于成为良工圣手, 则必须在细节与眼力方面见诸功力。 毫不夸张的说,装裱行里的良工圣手,对书画的理解以及品鉴能力往往是高于书画者本身的。

▲ 工作中的张涛

▲ 工作中的张涛

▲ 工作中的张涛

名师出高徒,是张涛一直很努力很勤奋的动力,他立志以高水平的装裱作品报答师恩,更希望通过自身的表现让装裱师得到世人的尊重与欣赏。

京城散淡的人-西城老张

张涛称自己是京城散淡的人,除了主业书画装裱之外,他的爱好太多:金石、书画、油画、哈雷摩托车、包括中式建筑、家装、logo等等在内的各类设计... 凡此种种,他都称作“玩儿”。

说散淡只是一种心性,哪一天不是紧锣密鼓、马不停蹄的工作着?说是玩儿,又有哪一种玩法不痴情、不专注?

13岁,收到了父亲赠送的削铅笔刀和一块化石,这两样东西与金石篆刻本风马牛不相及,父亲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,但对金石篆刻一窍不通,好在读书颇多,道理讲得通,这竟成了张涛开始金石篆刻的开蒙。

他刻过橡皮、刻过古城砖,穷学生一个时,母亲赞助的石头,也是市场中最便宜的,有一次偷偷在课堂上治印,不小心石头落地,摔成两半,从此自称“半石堂主”。 他崇尚古典,研究古文字类别广泛,治印风格拙中见雅。

▲ 张涛的篆刻作品

▲ 张涛在演示盖印

▲ 张涛的作品

凭着这股玩儿心,他把父母的原俄式老宅,改造成了传统北京小院儿。 街道大妈,常带着外国友人敲门而入溜达一圈儿,说是宣传北京文化。

他自己的家、经他设计的亲友的家,无一例外的都留下了他玩儿的印记,为古建砖厂绘制博古砖雕图样、改装成茶台的牲畜饮水用的老石槽、为省钱自己画的画儿...这些让张涛玩儿的很累,但也很尽兴。

▲ 张涛为爱人刻的印章

▲ 张涛的婚戒

在哈雷的圈子里,张涛叫西城老张。 零六年,哈雷进入中国。 努力两年后的零八年,张涛终于拥有了纪念版哈雷摩托车-戴娜。

他做过北京车主会秘书长,北京哈雷五组组长。 因为玩儿的太认真,竟至大家从来不知道他是个从事传统手工艺的资深装裱师。

他曾单枪匹马、一人独行超万里,承载着孤独与寂寞前行,经历过暴雨、闪电和狂风,当他一身泥水站在雨后彩虹下,泪水汩汩而出,一片模糊不清的理由,心突然变得特别澄明! 他刹那明白,一个骑手可以从无知的战士演变成无畏的勇士,终可以淬炼成红尘任逍遥的骑士!

▲ 张涛正在检查爱车

▲ 张涛的三辆哈雷

▲ 张涛的哈雷

▲ 骑行中的张涛

▲ 骑行中的张涛

▲ 张涛骑哈雷时的马甲

家-最温暖的港湾

提到家庭,张涛说自己是个幸运的人,也是感觉最幸福的人。 爱人的支持与理解,让他可以心情放松地向着自己喜欢的方向去。 夕阳下,他看她时,满眼的爱意,她看他时,无保留地欣赏。

▲ 张涛自己设计的小院子

张涛

公众号:西城老张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